您好,欢迎光临本站! 加为收藏 | 设为首页
首页 · 期刊中心 · 论文欣赏 · 发表流程 · 期刊验证 · 经营资质 · 付款方式 · 联系我们
  现在是: 请记住我们的永久网址:www.shijiqikan.com 
本页位置:首页>>论文欣赏>> >>法律类论文 www.shijiqikan.com
 ※ 期刊导航
经济管理
教育文艺
医药卫生
社科法律
农业科学
工业技术
核心期刊
大学学报
综合期刊
相关最新  
·论韩非的“法术势”思想
·论语境论的法学方法
·论不安抗辩权在建筑施工合同中
·关于高空抛物损害责任的几点思
·刑罚人道主义再思考——以轻刑
·防治腐败有效途径浅析
·委托代理理论综述
·深层生态学视角下的《能源宪章
·浅析涉外继承准据法的确定问题
·浅析我国网络立法
法律类论文  
论韩非的“法术势”思想
发布时间:2011-10-18 16:42:51  本文已点击 3948 次
 
 

    韩非子是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。在以人性自私论为基础的“法、术、势”思想体系中,君主必须有“势”才能用“术”驾驭群臣,只有驾驭群臣才能很好的推行 “法”,“法”和“术”又是君主加强“势”的两个手段, “势”又分为“先天之势”和“后天之势”,归根结底是为维护封建君主利益。

关键词  人性         

 

韩非是法家思想的重要代表,他吸收和继承了以往法家的思想,融合“法,术,势”的理论,并进一步吸收了儒、道、墨的思想,作为其制订“治国”方案的理论根基。韩非博采众长,成为先秦诸子思想的集大成者。“法、术、势”思想正是从人性认识的起点出发,基于自己的对道的理解而提出的“治国”方案。韩非的思想托起了一个强大的秦帝国,并影响了数千年的中国封建统治。

一、人性自私论

韩非关于人性的认识是他所有理论的逻辑起点, 韩非认为人都有“就利避害”或者“好利恶害”的本性。性恶论是韩非子所有思想的基础。韩非子从生活中的基本人际关系观察。在他看来,一切人际关系的活动都有着背后的目的——为自己谋利益。夫妻之间本来就没有骨肉关系,那么就会存在不稳定性,“夫妻者,非有骨肉之恩也,爱则亲,不爱则疏。”韩非子在《备内篇》中就明确指出:“故后妃、夫人,太子之党成而欲君之死也,君不死,则势不重。情非憎君也,利在君之死也。”不仅如此,父母与孩子之间,雇主与雇工之间像管子说过,商人日夜兼程,赶千里路也不觉得远,是因为利益在前边吸引他。打鱼的人不怕危险,逆流而航行,百里之远也不在意,也是追求打鱼的利益。有了这种相同的思想,所以商鞅才得出结论:“人生有好恶,故民可治也。”这是韩非更多地基于人的外在行为特征而做出一种经验判断。他指出“:夫民之性,恶劳而乐佚”“好利恶害,夫人之所有也。”“利之所在,则忘其所恶”这说明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。韩非进而推断,每个人天生“皆挟自为之心”,即是说人人都以计算之心相待,即使是父母与子女之间也是如此。他说“父母之于子也,产男则相贺,产女则杀之。此俱出父母之怀抱,然男子受贺,女子杀之者,虑其后便、计之长利也。故父母之于子也,犹用计算之心以相待也,而况无父子之泽乎!父母、子女之间尚且以计算之心相待,何况其余?所以,韩非接着就对君臣及社会上的其他人际关系也做了清算。他说:“且臣尽死力以与君市,君垂爵禄以与臣市,君臣之际,非父子之亲也,计数之所出也。”

韩非不相信性恶之人有自律的可能,也不相信人有高尚的道德、奉献的精神。有时人的自律,表现出的高尚品德,奉献精神也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利益。基于对人性的这种考察,韩非得出了一个结论,即治理国家千万不能指望民众去做什么好事,而只能用法律禁止他们干坏事。

二、“法”的思想

基于人人都是自利自为的,那么要人行则予赏,要人止则罚,则人人皆在赏罚的控制之中了,赏罚被韩非子看作是君主控制臣下的二柄,他说:“明主所导制其臣者,二柄而已矣。二柄者,刑德也。何谓刑德?曰:’杀戮之谓刑,庆赏之谓德’。”在韩非子看来,由于人都是自利自存的存在,因此没有人会选择杀戮的刑罚,也不会有人放弃受赏的利益,于是赏之所在即利之所在,也即令之所在与行之所在,而罚之所在,也即是禁之所在与止之所在。可见只有赏罚分明才能禁令畅通,才能使属下各就其位,各司其职。

韩非子赏罚二柄方面更注重罚,也即通常所说他是个严刑主义者。他说:“夫严刑者,民之所畏也,重刑者,民之所恶也,古至人陈其所畏,以禁其邪,没有所恶,以防其轰”从韩非子的论述中可以看出,他重刑的目的不在于对人施以惩罚,而是希望通过重刑达到阻止自私自利的行为,以避免罪恶的发生,达到以刑去刑的目的。韩非子这里的刑罚是对事不对人的。因此,在韩非子看来,轻刑可能是对犯罪的诱惑,反正很轻也无所谓。反之,重刑则可能因其重而能使人检点行为,远离犯罪。当然韩非子形罚所对治的都是人可以轻易避开的行为,容易避开而有触犯当然要严刑以对,这样就没有人愿意拿生命开玩笑,也就实现了“严刑重罚之可以治国也”。作为治理国家的君主拥有“赏罚”二柄,并不是说他就可以随所欲的赏,随心所欲的罚,而他必须以公布的法为标准。他说:“法者,编著之图籍,设之于官府,而布之于百姓者也。”又说:“法者,宪令著于官府,刑罚必于民心,赏存乎慎法,而罚加乎蠢令者也。”由于人都是自利自为的,喜赏畏罚,而以慎法为赏,以轰令为罚,从而达到人人守法,令行禁止的治理效果。由于法是以每个被统治者对象的,因此,法必须公布于官府,使人人皆知,同时也要信赏必罚,树立法的权威与尊严。

三、“术”的思想

韩非说:“术者因任而授官,循名而责实,操杀生之权,课群臣之能者也,此人主之所执也。”又说:“术者藏之于胸中,以偶众端,而潜御群臣者也。”在韩非看来,“术”驾驭群臣更好执法的手段。术也是君主察奸防奸的一种权术,君主要保住政权,必须掌握三条原则,这就是:心藏不露、独自决断和独揽权柄。

由于人人都是自利自为的,群臣也不例外,因此在考察一个人时,既要观其言,更要看其行。他说:“有言者自为名,有事者自为形。”言与行的合一是韩非子用之术的标准之一,对君臣的考核,就必须做到知和行的统一。韩非子说:“此则积辨累辞,离理失术,两未之议也。”这就要求君主在“积辨累辞”时,做到兼听则明,当机立断,决不能偏听偏信,好走极端,处于“两未之议”的境地。

从手段方面看,用人也要有术,用人的术在于知人善用,对所用之人有了全面了解之后,用其所智,用其所能。韩非子说:“事在四方,要在中央,圣人执要,四方来效。”又说:“力不敌众,智不尽物,与其用一人,不如用一国。”

在这里韩非子要求君主应该掌握用人之术,进贤才劝有功,“官贤者量其能,赋禄者称其功。是以贤者不诬能以事其主,有功者乐进其业,故事成功立。”君主要使用有才能有功劳的人,就要使他们有丰厚的俸禄,有适当的官职,这样有能力的人才会全力发挥自己的才能,大家才会更有动力。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,就是有才能的人不懈怠而且有功业的人也愿意不放弃努力前进,人们就能对国家的发展建功立业。一个人的力量和智慧是有限的,要善于集中群众的力量和智慧,选好一国之君,就会治理好一国,所以用人之术对于治国来说是极其重的。

同时,韩非认为:君主之于臣下,宽容而不加制裁,坏人就会侵犯君主,小的奸邪不惩处,必然导致大的祸患。如果罪名和罪行一致,就直接杀掉。对于一些奸诈之徒,法律惩罚不了他,杀了他又会坏了自己的名声,那就可以不择手段,秘密的除掉他。因此,韩非把法与术合起来称为君主治理天下的左右手。

四、“势”的思想

在韩非子的法、术、势思想体系中,法和术主要受到了前人的影响。在法家的先贤中,商鞅主法,申不害主术,而韩非子最重视的是“势”。他所认为的“势”,主要指君主统治所依托的权力和威势。“君持柄以处势,故令行禁止。柄者,杀生之治也;势者,胜众之资也。”“凡明主之治国也,任其势”。韩非认为,权势在政治统治中具有决定性作用,它赋予了统治者以能力,这种能力不是统治者的能力高强、品德出众就可以获得的。“飞龙乘云,腾蛇游雾,云罢雾霁,而龙蛇与虫寅蚁同矣,则失其所乘也。贤人而诎于不肖者,则权轻位卑也;不肖而能服于贤者,则权重位尊也。尧位匹夫不能治三人,桀为天子能乱天下,吾以此知势位之足恃,而贤智之不足慕也。”在这里,韩非子用比喻生动地说明,政治统治依靠的只能是权势,而不是君主的德行。韩非子的思想和儒家先哲形成了对比。在韩非子的整个思想体系中,“势”既是出发点,又是归宿。权势是君主存在并且进行推行法家的一系列主张的前提,失去了这种权势,“主失势而臣得国”,法就是一纸空文,一切统治之术就无从谈起了。拥有了权势,君王才能形成对臣下的威慑力,形成对百姓的统治力。

韩非子主张的整套法、术、势思想的最后落脚点,就是为了巩固和扩大君主的权力。韩非子认为,“夫势者,名一而变无数者也。”即权势只有一个名称,但是却有很多的表现形式。韩非子把“势”分为“先天之势”和“后天之势”。韩非子认为,权势从开始就是自然存在于特定的政治统治当中,这是权力的最初状态,即君主之所以成为君主,靠得就是“先天之势”。他又认为,还存在着“后天之势”,即通过统治者的努力扩大和加强权势。相比之下,韩非子更重视“后天之势”,他的理论体系也是紧紧围绕着增加后天之势展开的,即如何利用法和术使君王把全部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,成为真正最高的绝对权威。

为了加君王的“后天之势”,韩非子提倡法、术并用。他在回答“申不害、公孙鞅、此二家之言孰急于国”时,回答:“术者,因任而授官,循名而责实,操杀生之柄,课群臣之能者也,此人主之所执也。法者,宪令著于官府,刑罚必于民心,赏存乎慎法,而罚加乎奸令者也,此臣之所师也。君无术则弊于上,臣无法则乱于下,此不可一无,皆帝王之具也。”11由此可见,韩非子提出的所谓“法术”主张,只是加君主权势、稳定帝王统治的一种工具。

五、评论

1.韩非认识到发展强大才是硬道理,为了统治可不则手段,为了强大可不惜一切代价。“上古竞于道德,中世逐于智谋,当今争于气力。”当时的战国时代,群雄逐鹿,征伐不断,已经无法用前世的道德和礼乐维系政治,因此,对一个国家来讲,必须拥有强大的国力才能生存,统治者必须要有稳定的政权、稳定的国土、稳定的臣民,稳定压倒一切。因此君主便需要想方设法控制臣下和子民,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达到一种国家稳定的局面,并在这种强力之下,争取政治征服。严刑峻法就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手段,“法”必须依靠君主的权势才能推行,对于统治者而言,必须具有足够的权势才可巩固统治,韩非反复强调“势”的重要性,并通过 “术”来增加君主的“势”。法术势三者相辅相成,满足了当时统治者统治的需要。

2.韩非子“法、术、势”相结合的政治理论就是为“庸人政治”或“中人政治”设计的,这与儒家“圣人政治”相比,更具有实用性。他不谈如何提高君主本人的智能德行,而是立足于如果君主是个庸人,怎样达到国家的发展强大。他的“法术势”相结合的政治思想,意在指导构建一套相对稳定的政治制度,不管任何人作为君主,国家都能运行。对于现代仍具有很强的借鉴意义。

3.法术势的思想基础为人性自私论,他把人性的阴暗、血缘亲情的虚伪、宗法政治的残酷血淋淋的展现在人们面前,以极端功利的态度对待一切。使人们不能相互亲近和信任,沦为彼此达到目的工具,人们感受不到一点温情,整个国家像一个巨大的阴森恐怖的机器。从汉朝开始,统治者逐渐认识到了这一点,将这个机器披上了儒家温情的外衣,“外儒内法”的统治策略一直延续到近代。

 

注释

<韩非子·心度>.

<韩非子·难二>.

<韩非子·内储说上>.

<韩非子·六反>.

<韩非子·难一>.

<韩非子·二柄>.

<韩非子·蠢劫轼臣>.

<韩非子·难三>.

<韩非子·定法>.

<韩非子·六反>.

11<韩非子·定法>.

 

 
版权所有 世纪期刊中心诚信、快速、专业:论文发表、发表论文、论文代发、代发论文、代写代发、职称论文、学术论文 www.shijiqikan.com
邮箱:lunwen100@126.com QQ:1411903708,1079413608,1454502918, 电话:18600727789
 京ICP备11012354号 技术支持:快速建站